第0065章 血月之灾(二)(1 / 2)

食裔 西鸮青歌 21 字 2天前

刘文愚自从和鱼罗力称兄道弟之后,便每日从早到晚都带着大哥鱼罗力去漕花巷喝酒鬼混。

当然,他的那些保镖也跟了去,唯独留下来一个监视着劳不肆的一举一动,而这显然是鱼罗力授意的。

熊吉每日都在尽职尽责地做着行刑人。柏梧语则是带着猫妮去街上闲逛,她想更多的了解魔国的国情。

就这样又过去了两日,劳不肆无精打采的坐在餐桌前,满面愁容,因为他找不到任何线索,一筹莫展。

于是他决定今晚就向郗芜辞行,明日便启程去贾国,他想着在下一个地点兴许会有全新的收获。

这样决定之后,他什么也不想了,索性蒙头睡上一觉。

劳不肆在嘈杂的喧嚣声中迷迷糊糊的醒来,他撩开蒙着头的被子,心想着平日赌坊里也没这么吵啊。

他转头看见敞开的房门外红光漫天。

“着火了吗?难怪这么吵。”

“什么地方着火了呢?”

“不会是血魔方吧?”

这突如其来的紧张感,让劳不肆嗖一下翻身站了起来。

他跑出房门,看见整个小花园都变成了血红色,他下意识的抬头看天,才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火光,因为整个天空都被某种血色的雾光笼罩着。

“这是什么奇观?”

劳不肆还在寻思着。

“怎么了,发生什么了?乖乖,这不会是魔神降临了吧!”

“魔神?什么魔神?”

劳不肆觉得这个说法挺奇特的,他疑惑的看着从行刑室里冲出来的熊吉,熊吉手里还拿着一把尖刀。

“你想啊,长冬脊地有冷彻神,那魔国是不是也该有像魔神一样的存在?”

劳不肆不得不佩服熊吉这清奇的思路,可“魔神”两个字确实让他想到了什么,他突然惊恐般放大的瞳孔预示着不好的事情正在发生,他嘴里念叨了一句:

“血雾?血月?是血月…”

劳不肆疯了一样跑了出去。

“诶…,劳不肆,你等等我!”

熊吉本来要跟着他跑出去,却突然看见猫妮和柏梧语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房门外。

熊吉透过猫妮那双冰蓝的眼睛,他看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。

“猫妮,你感知到了什么。”

熊吉走上前去询问。

“不知道喵,只是觉得很可怕…”

柏梧语出神的看着那些血雾,她得出了一个结论:

“这种血雾,似乎和血雾森林是一样的。”

“血雾森林?难道是嗜血魔?”熊吉吼了起来。

熊吉有一些犹豫,可最后还是心一横,他紧紧的握住了手中的刀,坚定的转身走了。

“你要去哪?”

柏梧语连忙问到。

“劳不肆冲出去了,虽然我熊吉很怕死,可伏兽王让我们跟着他,总不能让他死掉吧,这会让其他七兽族人看不起的。”

说完,熊吉提着刀,头也不回的快步走了出去。

…。。

劳不肆一股脑跑到了血魔方大门外,街道上魔人们惊慌失措,四下逃窜,场面混乱极了。

显然是发生了什么魔人才会如此骚动。

劳不肆回头望向血月的方向,却突然被一片黑褐色的物体挡住了视线。

劳不肆很清楚的看见那是一只体型较大的飞行怪物,它从血魔方的顶部俯冲而下,又从劳不肆的头顶快速掠过,劳不肆的目光随着它飞行的轨迹转过头去,发现它的目标是四散逃跑的魔人。

那怪物手臂和身体连接着像翅膀一样的皮肤,应该说那就是翼膜,像蝙蝠一样的翼膜,那怪物长得就像一只比人体还要大一些的蝙蝠。

“巨大的蝙蝠?难道这就是传说中血雾森林里的嗜血魔